24小时咨询热线

135-5866-4625

您现在的位置是:成都企业顾问网>经典案例 > 公司法案例 > 正文

公司高管违反忠实义务利用自己担任公司高管的便利与公司进行交易的责任问题

来源:成都企业顾问网 ? 作者:未知? 时间:2019-07-19

  【案情与审判】

  原告:无锡微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研公司)

  被告:徐乃洪,原无锡微研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被告:无锡德森精密模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森公司)

  原告诉称:2005年12月9日,微研公司与由徐乃洪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德森公司签订了《机器买卖合同》一份,约定将微研公司所有的22台机器设备以极其不合理的价格卖给德森公司(且至今未付价款)。合同签订后,徽研公司将设备交付了德森公司并垫付了这些设备的维修费用。2005年12月23日微研公司向德森公司出具《承诺书》一份、2006年2月16日微研公司与德森公司又签订《协议书》一份,均约定将借给德森公司使用的还处于海关监管之下的坐标磨拟转让给德森公司。目前,上述22台设备及坐标磨均被德森公司占有并使用。而在德森公司成立以及上述合同、《承诺书》、《协议书》签订时,徐乃洪均是微研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这显然违反了我国《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且该行为也未经公司章程或公司股东会的同意,损害了微研公司的合法权益。故请求法院判令:(1)2005年12月9日签订的《机器买卖合同》、2005年12月23日的《承诺书》以及2006 年2月16日签订的《协议书》第3款无效;(2)德森公司返还上述《机器买卖合同》、《承诺书》、《协议书》涉及的设备;(3)德森公司返还微研公司已支付的机器修理费及使用费22万余元;(4)徐乃洪对德森公司上述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辩称:徐乃洪担任德森公司法定代表人是经过微研公司盖章及法人代表签字同意确认的,微研公司并认定德森公司为其协作外注公司,旨在降低微研公司的制造成本。因此徐乃洪不存在微研公司所述的“自营或经营与其任联公司同类的营业”行为。双方对废旧设备达成的买卖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的规定,应为有效。微研公司对涂乃洪因劳动合同解除而给予的经济补偿及徐乃洪承包微研公司的制品制造部的利润部分,与徐乃洪和德森公司所欠微研公司二手坐标磨设备款予以折抵,并无违法之处,且2月16日协议已明确徐乃洪与微研公司已两清,故该协议亦为有效。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微研公司的诉讼请求。

  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公司法》第11条规定“公司章程对公司、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其有约束力”, 第21条规定“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第148条规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第149条规定了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不得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占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未经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同意,不得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背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

  本案中微研公司的公司章程第20条明确规定“总经理、副总经理不能兼任其他经济组织的总经理或副总经理,不得参与其他经济组织对本公司的竞争行为”,而徐乃洪2005年6月21日出资设立经营范围亦涉及精密模具及配件的制造、销售的德森公司并担任德森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时还担任微研公司的副总经理,徐乃洪的上述行为显然已经违反了微研公司的公司章程。徐乃洪虽然举证了微研公司出具的《承认书》,认为其兼任协力公司—德森公司执行董事职务已得到微研公司认可,但事实上微研公司内部高级管理人员担任与公司经营范围基本相同的其他公司的执行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这一公司内部经营管理中的重大事项且可能对公司权益产生重大影响的行为却未经过微研公司股东日本(株式会社)微研有限公司的同意。而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不难看出类似徐乃洪这样的高级管理人员如需实施上述行为必须严格按照公司章程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的意见进行,仅凭公司盖章及法人代表签字并不能视为公司的股东或出资人对上述明显违反公司章程行为的认可。何况,徐乃洪当时的微研公司中方副总经理身份亦可为其获得上述形式的承认提供相当的便利。微研公司虽与德森公司签订协议书“认定德森公司系微研公司的协作外注公司;微研公司将日本本社的部分工作委托于德森公司进行外注加工;德森公司独自开展营业活动”,但设立后的德森公司却从未与微研公司有过一单外注加工业务,而完全是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独自开展营业活动,与其协力公司的身份根本不相符。因此,徐乃洪在担任微研公司副总经理时即设立与微研公司经营范围堆本相同的同类公司并担任该公司的法人代表、执行董事的行为,违反了《公司法》的相关规定,违背了其对微研公司应负有的忠实义务,客现上损害了微研公司的利益。故徐乃洪辩称其“不存在微研公司所述的‘自营或经营与其任职公司同类营业’的行为”与事实不符,本院不子采信。

  关于德森公司以20万元价格购买的一批报废闲置机器,在2005年3月德森公司尚末成立时,徐乃洪即建议将该批长期封存在公司西工场的报废设备提供给协力公司使用。此后的4月4日,徐乃洪又以协力公司的名义和微研公司签订了一份《设备租赁合同》,约定将该批设备出租给徐乃洪使用,且设备的安装、调试、使用、保养、维修管理等均由徐乃洪自行负责,但6月2日,徐乃洪向微研公司提出申请书,称原与微研公司签订的设备租赁协议中的部分设备需修理,请求批准由微研公司负担修理费214363元。后微研公司为此支付了20万元的设备修理费。7月,在德森公司成立后一个月该批设备共计21台立即移交给了德森公司。2005年12月9日,德森公司和微研公司签订了《机器买卖合同》一份,约定微研公司将这批报废闲置机器以20万元的价格卖给德森公司,且言明上述机器设备的修理费用已由德森公司负担而事实上,该批“报废闲置机器”早已由微研公司出资修复并由德森公司实际使用至今,徐乃洪、德森公司也根本未向微研公司支付设备的维修费用。通过上述事实不难发现,德森公司以20万元价格购买的这批“报废闲置机器”中的部分设备单是修理费即已超过了20万,德森公司以如此价格购买的这批设备早在德森公司成立前即由徐乃洪以修理、租赁的形式先行掌握,终由其设立的德森公司占有使用。因此,2005年12月9日的《机器买卖合同》形式上虽然是德森公司和微研公司签订的一份买卖合同,但其实质却是徐乃洪作为微研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及未经微研公司出资人同意,自行与微研公司订立合同进行交易,且合同内容明显损害微研公司的利益。徐乃洪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公司法》的相关禁止性规定,根据《合同法》关于合同效力的法律规定,该合同应为无效合同。同样基于上述原因,微研公司对被德森公司实际占有使用的二手坐标磨床出具的《承诺书》以及2006年2月16日与德森公司、徐乃洪签订的《协议书》中涉及上述二手坐标磨床的约定部分亦为无效。故徐乃洪、德森公司辩称“双方对废旧设备达成的买卖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的规定,应为有效”既与事实不符,也与法律规定相悖,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德森公司应将上述《机器买卖合同》、《承诺书》、《协议书》涉及的23台机器设备立即返还微研公司,微研公司同时将德森公司支付的5万元设备款返还德森公司。由于徐乃洪在德森公司尚未设立时即向微研公司租货使用了上述设备且约定设备的修理费由其承担,现设备被德森公司实际使用至今,则上述设备微研公司实际支出的修理费20万元理应由德森公司和徐乃洪共同承但。鉴于德森公司于2005年12月13日向青岛昌汉精密机械有限公司支付了修理费6.2万元,而微研公司对此笔款项于庭审中予以认可,则该6.2万元应从2O万元中扣除。

  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依照《公司法》第11条、第21条第1款、第158条第1款、第149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5条、第52第5项、第58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微研公司和德森公司于2005年12月9日签订的《机器买卖合同》、2005年12月23日微研公司向德森公司出具的《承诺书》、2006年2月16日微研公司与德森公司、徐乃洪签订的《协议书》中涉及二手坐标磨床的约定部分内容均为无效。

  2.德森公司于判决生效后立即返还微研公司共计23台设备。微研公司收到上述设备后即返还德森公司5万元设备款。

  3.徐乃洪,德森公司于判决生效后立即共同给付微研公司设备修理费138000元。

  本案诉讼费42330由德森公司、徐乃洪共同负担。

  【评析】

  修改后的《公司法》在人员上扩大了可能损害公司利益的公司经营决策机构的人员范围,由原来的董事、监事,经理扩大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立法上的这种变化足以说明损害公司利益的公司经营决策机构人员性质已呈多样化趋势。在具体内容上专门在“第六章”规定了公司董事、监事、高管的资格和义务,对公司董事、监事、高管的任职条件、义务和禁止性行为作了详细的规定,使得具体的执法有章可循。而根据《公司法》第六章第148条、第149条的具体规定,本案就是一起公司高管违反对公司的忠实义务,利用自己担任公司高管的便利与公司进行交易,从而损害公司利益的典型案例。

  在本案中,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就是徐乃洪、德森公司与微研公司订立的《机器买卖合同》、《承诺书》和《协议书》是否违反了《公司法》的强制性规定,这也是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所在。解决了上述问题,根据《合同法》第52条的规定,合同是否可认定为无效自然迎刃而解。

  作为微研公司的副总经理,徐乃洪在其尚未离开微研公司时即另行设立德森公司,并以德森公司或其自己的名义与微研公司订立合同,将微研公司的部分资产低价卖给德森公司。对这一行为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身为微研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徐乃洪不可能不考虑。于是,我们看到涂乃洪在设立德森公司之前已经先期取得了微研公司出具的承认其为协力公司―德森公司执行董事的《承认书》,且《承认书》的内容对德森公司及徐乃洪极为有利。徐乃洪认为,既然微研公司已经在该《承认书》上加盖了公章,那就足以证明微研公司对其在职时另行设立德森公司的行为是知晓且认可的,这样就不存在违反公司章程和《公司法》相关规定的问题了,我们暂且不说徐乃洪作为微研公司中方分管财务的副总在获得公司日方总经理签字及加盖公司公章方而拥有多大的便利,即便这种承认的取得是无任何瑕疵的,该《承认书》仍然不能使其违法行为变得合法化,因为公章仅是一个公司对外进行民事活动的身份象征,当其出现在事关公司利益的内部经营管理活动中时,其效力并不能等同于公司决策机构或股东的意见。作为一家日商独资企业,微研公司的投资人只有一个,就是“日本(株式会社)微研有限公司”,而对于可能给公司权益带来重大影响的公司高管的这种明显违反公司章程的行为,微研公司的投资人即股东事先并不知情,事后也已明确声明不予认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徐乃洪仅凭一纸微研公司的《承认书》显然不能对抗公司章程的具体规定,更不能对抗《公司法》的相关禁止性规定,因为《承认书》并不意味着公司股东或者公司决策机构对这种行为的同意和认可。由于《承认书》已不能成为徐乃洪违反忠实义务、损害公司利益的理由,则其以自己及德森公司名义与微研公司订立的合同当然也违反了《公司法》第149条的禁止性规定。

  鉴于认定合同无效首先需要审查合同是否符合《合同法》第52条规定的五种情形,则根据本案中出现的《机器买卖合同》、《承诺书》和《协议书》的具体内容和订立时的具体状况,可看出第52条规定的前四种情形并不存在,第五种情形是符合的作为微研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徐乃洪,以其自己及其另行设立的德森公司的名义与微研公司订立合同,其行为违反了《公司法》的相关禁止性规定。因此,这些违法所订立的合同均应认定为无效。

分享到: